80后女海歸鐘情“夕陽”事業 掌門托老所(組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09月28日 17:13:11 來源:新聞晨報微博 查看評論 手機看新聞 字體:
      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托老所的老人游世博園 受訪者 供圖 楊磊與老人們春游合影 受訪者 供圖   故事發生地 濰坊街道源竹小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浦東東方路上的一棟商住樓里,“上海伙伴聚家養老服務社”并不顯眼。然而,這家以“養老”作名稱的服務社,卻有一位1986年出生的海歸掌門人——楊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年的創業經歷,讓楊磊比同齡人成熟、干練得多。她消瘦的身體里,蘊藏著一種力量,讓她選擇且執著于一個“托老夢”——讓老人在保姆、養老院之外,多一種養老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理科海歸,鐘情“夕陽”事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磊屬于年輕的“資深海歸”,讀高中時就負笈英倫,本科畢業回國。她學的專業是與高科技相關的生物化學,回國創業卻選擇“夕陽”事業,天天和老年人打交道,如此“另類”的選擇曾讓很多人看不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這個選擇和楊磊人生的兩個片段有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大二開始,楊磊兼職了一份護理老人的工作。“那時服務的老人都有智力障礙,有的會莫明尖叫,有的大小便失禁,有的還有臆想癥。盡管如此,因為有專業的服務機構,他們仍然過得不錯,我們會陪他們去街邊喝咖啡,去海邊散步,這才是有質量的晚年生活”。這份兼職她干了3年,也在她心底埋下了一顆種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最終觸動楊磊的,是家中老人的相繼患病離世。“爺爺腸癌去世前的那段時間,全身水腫,爸媽都不敢看。我每天給他按摩2小時,那是老人睡得最好的2小時,后來也是我幫他換尿布”。這段經歷,讓楊磊充分體會到,老人在病中的無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半年多的調研,靠著向父母借來的10萬元作為注冊資金,還有在國外打工的積蓄,2009年2月,楊磊注冊成立了“上海伙伴聚家養老服務社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磊說,希望通過他們的專業服務,讓老人過得有質量,走得有尊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尊重細節,為開浴室寫計劃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浦東新區濰坊街道源竹老年人日間中心,一個坐落在綠樹掩映的普通居民區底樓的“托老所”。老人們正圍坐在一起,拉著家長。“子女也沒有噶好!”81歲的林阿婆由衷地說,秋日的陽光透過窗戶,灑在她因笑而生動的臉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初,這家老人日間中心由街道委托楊磊的服務社管理,這也成了她“托老夢”的起點。眼下,中心里有18位老人,平均年齡82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1歲的胡伯伯是進駐源竹老年人日間中心的第一人,三年前老伴去世,孩子又在浦西,他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來了,如今過得很愜意。“楊磊傳播了很多好知識,也作為青年創業者,解決了很多人的就業問題,值得佩服。”平日里,老人們在這里做康復訓練,上養生保健課,看電影,最近還在計劃去中國館秋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細看這里,每一處都透著專業與關懷:家具拐角都打磨成了圓角;每一位老人都有健康檔案,詳細記錄了其飲食習慣、興趣愛好、參與活動情況等;康復器材的使用頻率、理療服務等也專門立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人生活最忌諱跌倒,因此很多托老所或老人日間中心是沒有浴室的。在源竹,有一間六七平方米的浴室,原來一直鐵將軍把門——原因很簡單,怕老人洗澡時出事。楊磊接手后,決定把浴室用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磊和同事們寫出一份改造計劃書,為浴室鋪上防滑地磚,加裝扶手、換風裝置和警報器;訂立員工“為老助浴守則”:每位老人洗澡前,都要先做健康評估;洗浴時間不超過15分鐘;如果老人要獨自洗澡,同性工作人員必須等候在浴室門外,每隔兩三分鐘敲一次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源竹老年人日間中心“站住腳”后,服務社又將目光瞄準了患有帕金森氏綜合癥、老年癡呆癥等不便出門的老年群體,為他們提供上門護理、康復等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拼房養老,執著尋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托中心和上門服務辦得有聲有色,但這并不是楊磊夢的終點。當年她興沖沖跑去工商局登記,要注冊的是“居家養老”。這個新名詞的意思是,讓社區里的三四位獨居老人集中住到某一位老人家中結伴養老,同時把空出來的房子出租,租金用來支付專業養老機構的家政、看護服務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在國外漸趨成熟的模式,卻被當頭澆上了一盆冷水:“配對”的可能性幾乎為零:報名的老人分散在各個區域,很難就近配對;大多數老人希望能住到別人家,愿意提供自家住房的極少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老人們交談,楊磊進一步發現,上海的老人對依托社團組織“拼房養老”心存疑慮:無論是搬進陌生的新居,還是改建自家的房屋以迎接同伴,都涉及財、物、人身安全等問題;對于仍屬新生事物的社團組織,老人們難投信任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磊說,她不會放棄推廣“居家養老”這種模式。“正如喬布斯說的,引導客戶需求才是高手之道,我們也是在引導一種養老需求,希望有一天通過我們的努力,老年人們會有這樣的共識,除了保姆、養老院、日托所,還有其他養老選擇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在基層]   留學(微博)經歷   -小楊自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業是在逆境里生存,走一條還未有人開拓的道路,堅持下來,生存下來,才能真正成為行業內的強者,才能真正為這個行業做些許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第三只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磊的員工石陳祺:很年輕,很真誠,這是楊磊給我的第一印象。一個放棄了比現在工資收入高一倍以上工作的小伙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訪楊磊時,她的留學經歷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磊在讀預科時,假期很多,她利用這些時間勤工儉學,因為年齡小,她能從事的只能是一些低端且辛苦的工作,比如廚房清潔工、機場服務員、酒店客房服務、稅務局雜工等。楊磊說,她想體會一下國外孩子從小打工賺零花錢的辛苦,而且這也是接觸英國社會的一種很好的方式。與之相反的,出國留學混中國人圈子的學生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選擇大學專業時,很多人都選擇了熱門的商科,楊磊卻因此問自己:“這是我喜歡的嗎? ”經過咨詢學姐,她判斷自己對商科并不感興趣,于是轉向了基礎學科,最終攻讀了生物化學專業。楊磊說,她身邊的國外同學都是憑興趣去選擇專業,這對她深有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正是基于此,她形成了自己的職業價值觀:要找一份自己喜歡熱愛的工作,從而不至于很快就倦怠,只為那點高工資而勞碌。由此看來,她不顧周圍人的反對與質疑,堅持從事養老服務的選擇也就不難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國外同學給予的也有負面影響,比如她們相當早熟。楊磊很清楚這一點,所以“她們的話也要選擇性地聽”,這讓她在獨立的留學生活中有了免疫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解放日報報業集團第一屆教育講壇上,一位專家提出“垃圾留學”的概念,楊磊的留學經歷,算是一個正面的留學案例,值得思考與借鑒。(記者:陳杰張智麗戚紅潔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      [編輯: 張如如] 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鍵詞:80后女海歸鐘情夕陽事業 掌門托老所
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發到:溫網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專題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昵稱: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驗證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溫州網保持中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告刊例 浙ICP備B2-20070215 國新辦發函2006.78號 廣告熱線:0577-88096612 E-mail:1240597213@qq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溫州網版權所有,保留所有權利 66wz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啪啪啪 啪啪网 啪啪啪视频 啪啪网站免费线看